<noframes id="5555l">
    <address id="5555l"></address>

    <address id="5555l"><address id="5555l"><listing id="5555l"></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5555l"></form>

        關于書法作品的解釋——答朱以撒先生《面對作品 真實表達》

        時間:2015-09-10 09:48:54 來源:作者:

         關于書法作品的解釋——答朱以撒先生《面對作品 真實表達》
        方德生

        拙文《藝術批評的角色》(《書法報》2015年7月28期)見報后,朱以撒先生很快便以《面對作品 真實表達》(《書法報》2015年8月第33期,下稱朱文)作出了回應。以朱先生這樣的名家能放下架子關注一個普通讀者的看法,無論如何都是讓人始料不及的,但從朱文行文來看,顯然是對拙文的誤讀,有必要再作贅述。

        針對我的觀點,朱文認為我的批評是試圖尋求批評的普適性,“在全國尋找一個對于書法批評達到如合符契、榫卯無間嚴絲合縫的角色,讓他來主持批評方能服眾”,“更嚴重的邏輯是好比廚師烹調的菜肴不合口味,于是就讓他喂豬。” 我真的懷疑自稱“面對作品”的朱先生是否認真閱讀了我的文字,如果基于我的語境,無論如何是得不出這種結論的!我之所以強調某些批評家放一放手中的批評,加強必要的藝術實踐,意在使批評不流入空談。在當下這個高度分工的社會中,藝術批評已經職業化。既然批評是一種職業,仿佛只要擺弄文字,批評家自身的藝術實踐就可以置之不理了。而我則堅持:書法批評家必須以堅實的書法技法實踐為前提,好的書法批評家應該是而且也必須是一個好的書法家,這樣的批評才能切中要害。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仍然如此。因為批評家寫與不寫、寫的好與壞,對作品所作的評價會有霄壤之別。倘若漫無邊際的文學式漫談也屬藝術批評,豈不真是盲人騎瞎馬,半夜臨深潭!?我非常詫異一向嚴謹的朱先生為何如此斷章取義,嚴重曲解我的本意?我沒有那么霸道,即使有那個能力也大可不必。既然朱先生能批評仇高馳的作品,作為讀者,我又何嘗不能質疑朱先生的批評?噢,我忘記了,朱先生是名家,名家的文章自然具有權威性,字字句句都是金科玉律,不容他人說半個不字,否則就是要高貴的學者去干低賤的體力活了!

        遠在結識仇高馳之前,我通過閱讀朱先生的著作而知道其人。我不但讀過朱先生諸多見諸報端的文章,還閱讀過朱先生的諸多理論著作,如《書法名作百講》、《腕下消息》、《書法百說》、《中國書法名作100講》、《古典幽夢》等,我甚至認為在當下書法批評界,朱先生的評論是為數不多的具有可閱讀性的文章,盡管我對他的一些批評持保留意見。至于仇高馳,并不避諱,是我多年的朋友,我對他的辯護絕非出于“路見不平一聲吼”式的哥們義氣。我對他的書法路數非常熟悉,也易于評價,這才是我質疑朱先生批評的原因所在。如果真的如朱文所說,認識某人就會影響批評的公正性,但現實生活中,你一定會和別人打交道,而言語便是判斷,具有價值取向,這是人的社會性所決定的,否則只能去做裝在套子里的人了。
        朱文自稱其批評“面對作品,真實表達”。毋庸置疑,回到事物本身,把一切無關的細節懸擱起來,是一個嚴肅的學者應該持有的態度。但這種面對對象自身是有限度的,任何人之于客體,不可能是鏡子式的反映,他無法抹去主體所固有的審美態度和審美傾向。正如解釋學意義上的“前見”,對審美判斷所具有的異質性恰在情理之中。無此,便無法對作品進行解釋。而所謂純粹的客觀只是龜毛兔角,一味強調自己的客觀性只能是一廂情愿。“因為任何一個對象對我的意義都以我的感覺所及的程度為限”。芙蓉姐姐始終感覺自己天生麗質,難道她不也是把自己的判斷看作是客觀的么?朱文所謂的“客觀”與“真實”還是由他人評價為好。

        從朱先生的諸多文字中可以看出:他對作品所持的批評標準是作品呈現出的“安靜”、行筆的速度要慢,舉凡與此不同者,便不入其法眼。正如他對仇高馳的批評,其中一個參照系是清人的篆書,并舉出所謂 “篆意”,但何為篆意,從朱文中是看不出究竟的。如果真的不可說,那所謂篆意是否具有合法性就值得質疑了。況且,藝術的發展具有歷史性,舉例說,作為楷書,如果以北魏楷書為唯一標準來評價唐楷的話,肯定走向偏執狂!評價仇高馳的篆書也是同樣道理。如果朱文執意要我評說仇高馳篆書如何,簡單地說,他以其穩健凝練的線條強化了篆書的書寫性,并以墨色的變化增加了篆書作品的節奏感,這就是他的高明處。這并非我與他故交才作如此說,而同樣是面對作品,說出我的真實感受的。這也絕非朱文批評仇高馳作品無篆意,“基本功差”所能定論的。說的世俗些,這樣基本功差的作品又如何會屢次獲獎?難道是“真理掌握在少數人手中”嗎?著實讓人納悶。至于仇高馳其人,還必須由朱先生親自去真實面對,那樣的話會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朱文還稱,“一個人常年地書寫,寫得很慣性……但是內在沒有神采、筋骨,這種缺陷的存在屢見不鮮。”是的,這種可能性的確存在,瀏覽一下朱先生近些年的書法批評便是如此:常年堆砌文字,思維已成定式。我真心地勸告朱先生:少寫些,寫慢些吧,把既定思維格式化,在技法層面多下些功夫,而不漂浮于純粹文字,坐忘心齋,發現同一作者書寫連續性中的“斷裂”,往后的批評應該好做些。

        朱文在最后不無得意地抄出了沙曼翁先生的一段話——“我認為好就是好,認為不好的我不會騙人”——來讓“大家欣賞”,可謂用心良苦!沙老作為當今書壇屈指可數的名宿,對書法藝術創作有著極為精深的理解,我堅信老人家的話不會騙人的。但如果一個書法創作平平,甚至連基本技法都沒有過關的人也自稱對作品的判斷不會騙人,恐怕無異于皇帝的新衣了!

        推薦

        人人乐彩票 姚记彩票 | 吉祥彩票 | 彩28彩票 | 新京报彩票 | 国彩网 | 众益彩票 | 乐彩vip快3 | 彩票大神 | 重庆时时彩大师 | 盈发彩票 | 金沙彩票 | 金丰彩票 | 345彩票 | 大众彩票 | 5050彩票 | 159彩票 | 乐成彩票 | 万博彩票 | 亿客隆彩票 | 啦啦彩 | 天天彩票 | 运盛彩票 | 优博彩票 | 彩39彩票 | 赢家彩票 | 聚宝盆彩票 | 大奖彩票 | c29彩票 | 鹿鼎彩票 | 金彩网彩票 | 大众彩票 | 聚福彩票 | 状元彩票 | 666彩票 | 乐购彩票 | 快播彩票 | 乐彩01 | 浩博彩票 | 红星彩票 | 吉利彩票 | 神灯彩票 | K5彩票 | 极彩网 | 868彩票 | 云彩宝彩票 | 惠民彩票 | 乐享彩票 | 幸运彩 | 好彩投28 | 彩王彩票 | 大象彩票 | 盛兴彩票 | 好彩头彩票 | 七乐彩票 | 仲傅彩票 | 兜兜彩票 | 斗彩彩票 | 热购彩票 | 微彩彩票 | 超级时时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