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5555l">
    <address id="5555l"></address>

    <address id="5555l"><address id="5555l"><listing id="5555l"></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5555l"></form>

        鐵壺鑄造師馬小林

        時間:2016-06-13 00:36:48 來源:徐州文聯作者:徐州文藝網

         “昨晚從山上回來,采了幾串茨實、幾簇秋楂、幾枝蓓蕾著的山茶。

          我把它們投插在一個鐵壺里面,掛在壁間。

          鮮紅的楂子和嫩黃的茨實襯著濃碧的山茶葉——這是怎么也不能描畫出的一種風味。黑色的鐵壺更和苔衣深厚的巖骨一樣了。

          今早剛從熟睡里醒來時,小小的一室中漾著一種清香的不知名的花氣。

          這是從什么地方吹來的呀?——

          原來鐵壺中投插著的山茶,竟開了四朵白色的鮮花!

          啊,清秋活在我壺里了!

          ——節選自郭沫若《山茶花》

          這是一把活在郭沫若散文《山茶花》里的鐵壺。然而,它卻極有可能產自日本。因為,中國開始重新制造鐵壺,大概也就10年左右的時間吧。

          日本匠人,有著超乎尋常甚至近乎神經質的藝術追求,他們對每一件作品都力求盡善盡美。這么一件件精工細作的鐵壺在日本延承了四五百年,讓人漸漸有些遺忘了——鐵壺工藝其實源起中國,早在唐朝,我國煮水的器具即為鐵質茶釜。

          可惜的是,我們把這項傳統手藝丟了。但現在有這么一群人重拾手藝,從仿制日本鐵壺,到制造有中國特色的鐵壺。他們讓這個原本屬于中國的工藝慢慢地在中國重新復活

          我市的鐵壺制造大家馬小林就是其中一位。

          鐵壺之重,承載著眾多文化符號

          在文博園一間不算寬敞的房間里,一張大大的茶桌幾乎占去了三分之一的空間。喝茶用的茶針、茶勺、茶托,還有茶寵等等,茶桌上的每一件器物幾乎都是鐵做的,不難看出,對于鐵器,主人情有獨鐘。環顧四周,最吸睛的還是櫥架上樣式各異的鐵壺,有飽肚型的,有葫蘆型的,有直筒型的……拿起一只掂在手里,沉甸甸的。在柔和的燈光下,青黑的生鐵反射出沉靜的光韻,似樸拙古遠的流年,又精妙有致,靈氣內蘊。

          鐵壺的制造者馬小林,小馬哥文化藝術傳播有限公司掌門人,人稱小馬哥。從收藏日本鐵壺,到自己設計、鑄造鐵壺,十幾年時間,馬小林成功研制開發了自己的鐵壺,同時注冊了自己的品牌:小馬哥鐵壺。他說,每把壺上都承載著他的思想,承載著中國的傳統文化。

          鐵壺,從一種器具成為一個文化符號,值得玩味。

          馬小林平時有品茶的習慣,自以為浮生半日不如喝茶片刻的消遣。愛茶的人,對茶器自然而然地喜歡。器以載道,茶具總是寄予了飲茶人物我相和的境界追求。

          當然,馬小林不僅愛茶,還碰巧是位愛茶的藝術家。他的祖上從民初開始一脈相傳從事石雕、玉雕及篆刻,鍛打鐵器至今5代傳承。所以,他對藝術之美有種與生俱來的感悟。

          十多年前,馬小林偶然在朋友那里見到一把日本的老鐵壺,他驚艷于那曼妙的造型,以及從它身上折射出來的、日漸彌散的文人情懷與文化回聲。僅一眼,便已淪陷。

          為更多地了解鐵壺,他在網上搜索發現,對這種在日本已經延續了好幾百年的中國傳統工藝,國內當時并沒有太多關注,網上的資料少之又少。于是他決定去日本,去親身感受鐵壺的文化脈絡。

          在真正懂茶人的心中,唐宋古風無疑是中國茶文化的宗脈。非常遺憾的是,中國人沒有保護好唐代所形成的茶風與茶禮,尤其近現代以來,在戰火紛飛與瞬息萬變的社會里,更是品不出茶的閑情逸致了。但是,日本卻很好地延續了中國的茶文化,保存了獨具魅力的茶道。

          在日本,馬小林對茶道有了切身的感受。什么時間喝什么茶,什么場合茶藝師穿什么樣的衣服、佩戴什么樣的裝飾,什么季節插什么樣的花,都很有講究。而什么場景、什么茶用什么樣的鐵壺,同樣也有講究。馬小林說,假如無鐵壺,日本茶道將黯然失色,而鐵壺是日本借鑒并延續中國茶文化的鐵證,是唐代文化的標本。

          日本老鐵壺全手工制作,工藝考究,一把壺需要幾十道工序,古樸經典,最近幾年在收藏市場上很受青睞。一把真正的日本老鐵壺,售價輕松到萬元以上。2010年,一把大國壽朗制作的鐵壺在西泠秋拍中以95.2萬元易主,成為現今最貴的日本老鐵壺。

          “我見過很多人收藏日本老鐵壺,有些幾乎就是一堆廢鐵,照樣有人高價買。我就覺得挺不是滋味的,為什么中國傳統的東西,被日本發揚光大,卻在中國斷掉了。于是,馬小林想要自己制造鐵壺。

          那時候,國內幾乎沒人在造鐵壺。但馬小林覺得,別人敢不敢做,他不管。反正他做鐵壺,無論成功還是失敗,都是有意義的。我的祖輩、父輩打了一輩子鐵,在我這一輩不能獨缺一把鐵壺。和北京的幾個朋友一合計,馬小林的這個想法很快付諸實施。

          鐵壺之美,因為濃濃中國風

          因內心深處的熱愛,也因力求做精品的目標,馬小林不考慮研制成本,一心要做出自己滿意的壺來。一把鐵壺的制作要有幾十道工序,除了從日本買來的鐵壺外,他當時幾乎沒有任何參考。雖然自己有家鑄造廠,但以前都是做雕塑,從來沒做過鐵壺,馬小林能做的就是,一遍遍地試,一遍遍地改,和技術人員一起研究。

          為了減輕鐵壺重量,讓鐵壺變得不再笨重,壺壁就必須鑄得盡量薄。做鐵壺必須用生鐵,如果加入其他成份,固然會打得很薄,質感也會很好,但浸水功能會差。又想薄,又想美觀,還要實用性好,這是鑄造上的一大難題。馬小林說,他們經過反復的實驗,壺壁現在做到了只有2.53毫米的厚度。而且每個提梁都要反復手工敲打上百次,把鐵的紋理像木紋一樣一層一層打出來。

          甚至,馬小林還把對鐵壺精益求精的態度運用到周邊小物件上。一把壺蓋叉有時也要反復捶打數百次。

          但就是這樣費盡千辛萬苦才做出來的鐵壺,最初卻沒人要。大家都覺得日本的好,其實中國的鐵壺在發展了幾年之后,在工藝上、材質上都不比

          日本的差。我們輸就輸在鐵壺文化上。馬小林說,最初的那幾年,他們都是處在虧錢狀態。為了能夠收回點成本,他在戶部山和老街坊擺過攤,一把壺只賣一二百塊錢,但即便如此,也極少有人問津。

          馬小林開始反思,問題到底出在哪里,最后發現,癥結還是出在文化上:日本鐵壺延續了好幾百年,每把壺上都帶有自己的文化符號,我們仿制下來沒什么意思。要在鐵壺上留下自己的文化印記,要做就做中國自己的鐵壺。鐵壺是一種文化流傳的載體與文人把玩的對象,文化氣息特別濃郁,而非一具簡單的茶器。要讓國人接受,必須要在鐵壺上融入中國人自己的文化符號。馬小林說。

          于是,在馬小林制作的鐵壺上,開始出現諸多的中國元素。裝飾的花紋,既有象征君子品格的梅蘭竹菊,還有鳥雀、古松、葡萄、螃蟹等意蘊豐富的意象,甚至直接呈現山水畫、花鳥畫、書法等藝術樣式,洋溢濃郁的中國風。此外,戰國的龍佩、殷商文化中的饕餮、漢代的水波紋等都成了他的創作素材。

          現在,他又把儒家、道家、禪學理念融進器物神韻之中,形成一種獨特的器物美感與韻味。這樣的作品往往簡潔樸素,細膩的霰紋、獨特的漆燒、別致的蓋子……傳統的成品技巧將作品的肌理美展現無余。

          慢慢地,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接受中國人制造的鐵壺。馬小林他們的努力,撬動了大眾思維的轉變。剛開始那幾年真的想放棄,因為做出來的東西不被人認可。馬小林說,之所以堅持了下來,是因為想把自己民族的東西做出來,希望對國內傳統手工從業者的意識起到一個引導作用,為我們子孫后代留下自己的東西。這是一條全新的路,沒有人做過,但總得有人去開始做,所以,能做多少做多少。

          傳統工藝并不保守,當工藝作為滋潤人們生活的道具而具備了實用性時,新的傳統便誕生了。如今,馬小林制作的鐵壺經常出現在諸如文交會、洽談會、深圳文博會這樣的大型文化產品交易會上。這種展覽會剛開始幾年也是賠錢去的,一個攤位要好幾萬,但是產品卻賣不出去。好在隨著曝光率的增加,加上馬小林對鐵壺的全新解讀,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這個產品了。甚至,一些日本廠家也請他帶工制壺。與此同時,馬小林還搭上了互聯網快車,開了微店,每天的銷售額都有萬余元。模鑄壺的價格從二三百元的甩賣價,上漲到了千元左右,有馬小林落款的全手工壺,價格更在萬元以上。

          鐵壺之妙 享受回歸內心的寧靜

          慢功出細活,親手設計、燒制出鐵壺的模具,再把高溫熔化的鐵水注入模具,待冷卻后,一把把造型古雅、紋理別致的鐵壺便呈現在眼前。如同人生經歷歲月的淬煉和打磨,才能褪盡火氣、內質醇厚。

          在這個文博園的小店里,經常有朋友前來小聚。點一爐香,泡一壺茶,對啜暢談,讓忙碌中的身心得到休憩的同時,還可以聽聽馬小林細數鐵壺之妙:鐵壺煮水,可釋放出微量的二價鐵離子,補鐵治貧血,有保健功效;又能吸附水中的氯離子,并與茶中的單寧酸、茶堿等作用,被人體吸收和利用;且水被軟化,口感厚實、飽滿順滑,如飲山泉。茶水與壺的化學作用讓茶更添柔滑香醇的口感,也讓鐵壺隨著時間更添風味。

          飲茶是一段安靜的時光,用鐵壺煮水可以在這安靜中增添一分風動之趣。聽水在鐵壺中,從風入松林般輕柔,慢慢地加熱到如波濤翻滾般肆意,世界因此多了一分曼妙悠遠。所謂一器成名只為茗,悅來客滿是茶香,鐵壺的好,在于它能充分改善水質,提升品茗的美妙感受;鐵壺的美,在于它所承載著特有的歷史文化,給人一種古意安然的生活享受。

          最讓人觸動的鐵壺,并非閃亮而讓茶人一眼就看上的,而是,它靜靜地擺在那里,無聲無息,或許,你從來就沒留意到,而當你無意掠過茶臺,它就在那里。簡樸的外表,歲月的滄桑,帶給你一種震撼,或會觸動你的心弦。一個優秀的人,也是如此吧。

          “四處奔波、忙于生計,有時候會心生疲倦,但每次設計、制作鐵壺,都可以讓我在心靈上獲得一份享受與寧靜。小壺中賦予人生大樂趣,也讓馬小林找到更大的發展空間。馬小林說,不管什么工藝都需要傳承,也需要創新。他要把徐州本土的文化特色進一步融入到鐵壺的制作中,逐步完善,更好地傳播地方文化。

        推薦

        人人乐彩票 新火彩票 | 欢乐彩票 | 利盈彩票 | 乐彩网 | 彩虹彩票 | 博创彩票 | 米兜彩票 | 鼎鼎彩票 | 好运彩票 | a8彩票 | 彩3彩票 | 众购彩票 | 106彩票 | 89彩票 | 全红彩票 | 彩客网 | 公益彩票 | 好彩投28 | 新京报彩票 | 彩鸿彩票 | 9彩彩票 | 500彩票网 | 彩客网 | 盛兴彩票 | 五分时时彩 | 58彩票 | 万达彩票 | 胜彩彩票 | 好运彩票 | 神州彩票 | 网投彩票 | 彩之家 | 119彩票平台 | 600万彩票 | 20727彩票 | 萬利彩票 | 通博彩票 | 盛源彩票 | 多盈彩票 | 彩牛彩票 | 乐彩vip专业版 | 印象彩票 | 拉菲2彩票 | 强国彩 | 极彩娱乐平台 | 极彩网 | 统一彩票 | 60彩票 | 奖多多彩票 | 约彩365 | 977彩票 | 彩宝宝彩票 | 赢彩彩票 | 完美彩票 | W彩票 | 时时彩平台 | 乐合彩票 | 万利彩票 | 268彩票 | 大福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