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5555l">
    <address id="5555l"></address>

    <address id="5555l"><address id="5555l"><listing id="5555l"></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5555l"></form>

        散淡拙厚天然成——李風及其花鳥畫創作

        時間:2015-09-21 09:44:44 來源:徐州文藝網作者:徐州文藝網

        散淡拙厚天然成——李風及其花鳥畫創作 畫家

        藝術簡介

         

        李風 別署李瘋,1959年出生于江蘇徐州,進修于中央美院國畫專業。現為江蘇省文聯書畫研究中心研究員、江蘇師范大學美術學院特聘教師、江蘇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江蘇省花鳥畫研究會會員、徐州市美術家協會理事、徐州市民間文藝家協會理事。 作品參加中國美協主辦“中亨杯全國書畫大展”、“鑫光杯迎澳門回歸中國畫精品展”、“中國當代千名國畫家作品展”,獲江蘇省文化廳書畫大展“二等獎”,江蘇省花鳥畫會員特展優秀獎,并參加“江蘇省優秀花鳥畫作品晉京展”、“徐州百年百家中國畫展”等。 出版有《李風花鳥畫藝術》、《李風水墨寫生》等專集。其作品和論文散見于《美術大觀》、《書與畫》、《當代美術》、《東方美術》、《中國花鳥畫》、《花鳥畫研究》、《美術報》、《中國書畫報》、《美術中國》、《中國文化報》、《人民政協報》、《當代書畫名家》等報刊。

        專家點評

        散淡拙厚天然成——李風及其花鳥畫創作 (馬嘯 中國國家畫院) 

        李風是一位不想過多表白、過多地顯露自我的人。在許多時候,他的觀點、想法、主意并不是以有聲言語的方式顯現,而更多地表現在了行為中,隱藏在了作品中。所以,要了解李風,還得走近他的生活、走近他的創作。認識李風是在2012年夏天著名畫家程大利先生攜弟子回故鄉徐州的展覽上。初次見面,好友介紹他是徐州真正有實力的國畫家,然而他并沒有給我這位初識者覺得有什么特別。席間,他言語極少,卻極風趣,身上了彌散著一份輕松、閑適、平和的氣息,這正是我所偏好、喜歡的。李風擅花鳥畫,風格一如其人——散淡、雅逸,雖不求工細,然于蒼蒼茫茫、逸筆草草之中,細節畢現,令人玩味。
        中國的花鳥畫起源于先秦、盛于唐宋,至元代乃為一變。元人之畫與唐人相比,少了一份精致、華麗,卻多了一種情趣,而這情趣全由筆墨表現,實質基于人心——元代社會營造的士人、文人獨特的心理狀態和精神體驗。在那時,殘酷的社會現實逼使自己的目光投注自然,將心中的忿懣渲泄于山林。此雖為無奈之舉,卻意外獲得了審美的解放和創作的自由。換句話說,由于外力強大的擠壓,元代的畫家們只得將關注點局限于一些內在或幽僻的角落,于是,精神和自然成為他們最為關心的東西。而當他們將此兩方面結合時,形式與內涵的藝術革命便開始了——元人獨特的筆墨便是建立于此基點之上。這種革命,一方面使得元人蛻去了精密、華麗的華表,一方面又使他們的筆墨更易表達自己的情感、心境,從而使藝術創作的過程變成真正抒發自我、表達自我的過程。所以,與前人比,元人的作品看去更得心應手,暢快淋漓。這是一個遺貌取神、以形寫意的過程!
        李風的創作,正是遵循了元人的主張和道路。在造型上,他不求精密、準確,對形象作簡省處理,剔除在他看來不必要的細枝末節,使對象凝練、典型、生動。在筆墨上不求細節與面面俱到,相反他通過簡約、疏淡的筆觸來表現物像,清新、冷逸、簡遠。李風擅指畫。指畫,以手指代筆在紙或絹上作畫,勾勒、施墨、敷色,指頭、指甲、手掌分工協作,其追求一種不同于毛筆作畫的特殊效果。
        如果說李風的創作觀念里有許多繼承了宋元人的理想,那么他的具體筆墨乃至作品圖式更多地受到了明清人的影響,在這中間,徐渭、虛谷、任伯年、吳昌碩、蒲華、高其佩、潘天壽等近現代花鳥畫大家起著決定性影響。李風有著極豐富的人生經歷,下過鄉、當過工人、做過干部、執過教,畫畫雖與上述`行當有著許多差異,但正是多樣的工作和人生體驗滋潤了他的筆墨,拓展了他的藝木`道路。
        李風的創作并非墨守一法,雖工與寫、墨與彩之間也時有變幻,但“散”與“拙”是卻是他一貫的作風。其畫無論是以手指畫成還是以毛筆作就,最明顯的特征便是不求刻意、拒絕雕琢,散淡簡約、拙厚樸實。盡管李風無論作畫方式還是作品樣式始終屬于傳統的范疇,但在他的心中一直有一種企圖,這便是以舊有的筆墨抒寫新的氣象。當他如此設想時,筆墨及效果已全然成為了一種手段,所以他的作品無論是以常規的毛筆畫就還是以非常規的指掌作成,也無論是清新簡練、還是晦澀難辨,它們都只有一個目的:表達作者的所思所想。而這種思與想又因作者身處的現代時空而或多或少具備了某種當下性——這大約正是李風希望捕獲、表達的那個“新”字。當然,在我看來,李風作品是否“新”并不非常地重要,重要的是作者以他非常規的工具、手段為我們呈現了一種“有意味”的筆墨圖式,并激發起我們的想象與別樣理解。可以說,在這方面李風達到了目的。
        尊重傳統是如今極大多數文化人共有的特征,李風也不例外。所不同的是,他創作的目標并不放在追求形式的面面俱到或古已有之。在他眼里,功力既不以工細程度表現,也不以作品與前人接近程度體現,相反地,他盡量以個性化的技法營造一種獨特的作品效果,并以此傳達自己的藝術理想和觀念。以指作畫自然是其中的一個重要方面。“我作指畫,無師無派,是筆作以后的余趣,偶爾為之,在日常寫生創作中往往用筆達不到的線味和墨趣,便以指代筆,隨心所欲,其陽剛骨勁的線條符號,拙辣多趣的積墨潑彩,見于紙上,然覺心胸快活。”(李風《我畫我說》)
        “心中快活”大約中國乃至世間多數藝術家從事勞作的一個直接動因。追溯作者與讀者的關系,我們會發現三種“快活”:作者快活,讀者也快活;作者不快活而讀者快活;作者快活,但讀者難受。中國藝術的多數情況屬第一者,西方藝術中的許多屬第二種,現代藝術屬第三種。所以有人說中國文化屬樂感文化。李風的花鳥畫完成于“快活”之中,又使觀者得到了某種“快活”——審美愉悅。這雙重的快活構成了他創作的全部動因,也使他的作品贏得了認同。
        正值盛年的李風有著扎實的功底和廣博的才識,但仍孜孜于對藝理、畫品、氣格的探求之中。近年來他北走南行,拜訪名師、結交藝友、觀摩展覽、探究名跡、研討畫理,日積月累,隨著理念的日益清晰明了,技藝日趨成熟。
        與如今多數整天理頭作畫或整日游走于市場的畫家不同,李風是將知識、學養看得很重的人。在平日,看書成了他畫畫之外最大的一件樂事。知識不僅提升了他做人的能力與品格,也使他的作品有了一份耐人玩味的魅力——盡管多數是逸筆草草,卻彌散著一種書卷氣。
        “手落尚無物,物成手卻無。”(高其佩語)李風以他尋常的人生抒寫著非同尋常的筆墨。隨著這種筆墨實踐的深入,他的生命與情感也擁有了一份別樣的涵義。

         

        作品賞析

         

         

         

        推薦

        人人乐彩票 趣彩票网 | 盛源彩票 | 乐彩网彩票论坛 | 七乐彩票 | 彩788彩票 | 600W彩票 | bbin彩票 | 天天彩票站 | 678彩票网 | 好彩票 | 9188彩票 | 极彩娱乐平台 | 米兜彩票 | 彩39彩票 | 彩票33 | 时时中彩票 | 彩飘彩票 | 微彩彩票 | 时时彩平台 | 豆玩28彩票 | 彩29彩票 | 顺风彩票 | 梦想彩票 | 掌中彩 | 博创彩票 | 极彩网 | 彩八彩票 | 彩66彩票 | 铂金彩票 | 苏宁彩票 | 彩王彩票 | 成功彩票 | 乐彩彩票网 | 彩99彩票 | 利赢彩票 | 胜彩彩票 | 极彩网 | 金凤凰彩票 | 金沙彩票 | 红星彩票 | 五分时时彩 | 重庆时时彩大师 | 九五彩票 | 彩788彩票 | 大兴彩票 | 345彩票 | 久久彩票 | 永盛彩票 | 大优彩票 | 好彩店彩票 | 大发时时彩 | 快彩彩票 | 金凤凰彩票 | 重庆时时彩追号计划 | 彩乐园 | 彩世界彩票 | 345彩票 | 119彩票平台 | 雅彩彩票 | 玩赚彩票 |